杭州大中電瓶車廠專業生產: 電瓶車,軌道車,電動平車 升降車,搬運車,牽引車等 熱誠歡迎省內外用戶、四方 賓朋選用我廠產品,並敬請 蒞臨指導!
您當前位置:大中電瓶車 >> 新聞資訊 >> 遊覽車資訊 >> 瀏覽文章

觀光電瓶車公開非法營運

時間:2013年03月11日  點擊:

龍崗區嶂背路有20多輛老舊觀光電瓶車公然在大街上拉客營運,這些車輛大多是從高爾夫球場或酒店淘汰下來的報廢車。隻要付一元錢車資,招手即停、隨喊隨下,經常超載上路,既擾亂正常的客運市場,又違反了交通法規。這些屬於場地車的觀光電瓶車,本不允許進入城市道路行駛,更不能從事非法營運,為何嶂背路這些“老爺車”能公開拉客?記者暗訪時,經營者直言不諱地表示,他們能夠上路是因為每月交納了保護費。

  記者目擊

  報廢電瓶車滿街拉客

  16日下午,記者來到龍崗嶂背路,嶂背一村、二村建有不少大工業園,路兩邊的廠房、居民樓鱗次櫛比,眾多餐館、百貨商場都聚集於此,是該片區最為繁華、人流密集的路段。記者看到,在華都門診路口有四五輛觀光電瓶車停在路邊攬客。記者剛一走近,這幾輛觀光電瓶車的車主就馬上上前問道“去哪裏,走不走”。

  記者詢問得知,這些觀光電瓶車“始發

站”是華都門診路口,“終點站”是嶂背路和寶荷路交會的正中高爾夫球會對麵。“一塊錢,到(正中)高爾夫,快上車吧。”一個中年女“售票員”熱情地拉記者上車。記者坐上車不到3分鍾,就滿座了,“售票員”坐上副駕駛位,司機啟動車上路。這輛11座的電瓶車以時速大約20公裏每小時行駛,途經賜昱鞋廠、嶂二綜合街市、嶂背市場公交站、龍聯學校,最後在正中高爾夫路口停下。在途中,記者目睹不時有人叫停下車、招手上車。

  記者發現,這些電瓶車大致分三排8座和四排11座兩種,由於該車

設計為高爾夫球場、廣場、小區等場地車,用以觀光、巡邏等用途,因此除了頂棚和車頭玻璃,車兩側隻有小把手,座位更沒有安全帶。在機動車道上行駛,一旦遇到緊急情況,電瓶車隻能聽天由命。記者注意到,附近有很多工業園和工廠的大貨車進出,也給電瓶車的乘客帶來安全隱患。“這些電瓶車都很破舊,基本上都是二手車和報廢車,很多儀表盤上的電量和車速表都無法顯示了,電機發出的‘嗡嗡’聲特別刺耳。”一位了解內情的張先生說,為了一趟多拉客,電瓶車超載現象相當常見。

  記者從電瓶車司機口中了解到,一輛二手觀光電瓶車報價隻有80

00元,如果是報廢車,價格更低。

  司機揭秘

  月入不菲 交錢就沒人查

  暗訪過程中,記者以乘客的身份跟一位司機聊了起來。

  記者:師傅,您這車什麽時候發車,什麽時候收班啊?

  司機:早上6點到晚上12點。

  記者:到12點這麽晚嗎?

  司機:嗯,晚上人更多,到周六周日生意最好!

  記者:生意這麽好啊?掙得挺多的吧?

  司機:五六千吧。

  記者:這裏有多少輛觀光電瓶車在拉客?

  司機:20多輛吧。

  記者:您有駕照嗎?

  司機:沒有,開這個車不要駕照。

  記者:電瓶車不能上路拉客吧?沒有人管你們嗎?

  司機:每個月交點錢,沒有人管!

  記者:交給誰啊?

  司機:你來跑就有人找你收錢,你就知道了。

  記者調查

  公交鬥不過“野雞車”

  因為方便便宜,觀光電瓶車擁有不少“粉絲”。采訪中,多位附近居民告訴記者都有坐過電瓶車的經曆,他們紛紛向記者表示:“隨叫隨停,隻要一元錢”;“

坐電瓶車就是為了圖個方便”;“我經常上夜班,到了晚上十一二點,公交車早收班了,坐電瓶車回家,又快又便宜”。在附近工廠上班的保安小胡告訴記者,公交車上車2元,站台相距較遠,不能隨意上落客,的確沒有坐電瓶車方便。

  正因如此,記者在嶂背市場公交站看到等車的乘客非常少,經停此站的M278、811、905路好幾輛公交車基本都是空車過站,在周日,如此低的公交客流量委實令記者有些詫異。

  17日,記者聯係811路車隊,工作人員邱***告訴記者,811路車營運時間為6時-18時10分,2元一票製,除了上下班的高峰時段,空車的情況

比較常見,而造成客源分流的直接原因就是有很多電瓶車一直在非法營運。“肯定會有影響!”M278路車隊工作人員陳先生說,“電瓶車多了,我們

的客源就少了。”M278路末班車為21時10分,上車2元。由於公交收班時間較早,上車2元,且隻能在站台上下客,不如電瓶車方便、靈活、便宜,“811、905路的客流量比M278路還要差。”

  與公交車的“慘淡經營”形成鮮明對比,電瓶車生意紅火也讓車主掙滿口袋之餘開始購買新車。采訪中,記者也發現有幾輛較新的車,一位司機

告訴記者,他們每天早出晚歸,營運時間在12小時以上,有的甚至跑18個小時,一輛二手車跑了時間長了就會徹底報廢。“一輛新車要花3-5萬。”該

司機坦言並不擔心,因為運營成本低,生意紅火,“很快就可以賺回來”。

(作者:佚名 編輯:admin)